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编研 > 党史资料库
党史资料库 沔阳全境解放 
沔阳全境解放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01 13:43:00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仙桃(原沔阳)也解放68年了。特发此文,供有兴趣者了解仙桃当年的景况。

1949年1月18日,国民党肖酂何部败逃汊河口和新堤,向李太平部靠扰。至此,沔阳县(包括今仙桃市和洪湖市大部、天门市及汉川市部分)境内的天潜沔、监沔、川汉沔三个解放区连成一片。国民党军在沔阳的残部被迫孤守新堤一角,亡日可待。

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在全国胜利已成定局,解放区人民欢欣鼓舞。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兴起。在这种有利的形势下,沔东城工部派蔡国栋、向汉成,谢达之等人,做新堤号称“八大柱头”的中统特工站长刘子懿,军统成员、新堤商会会长胡彬川,熊正元等人的工作,要求他们把新堤的大权抓住,以动摇国民党沔阳县长刘鲲生的统治基础,迎接大军解放新堤。刘子懿等见国民党军败局已定,表示向人民靠拢,活动他们的心腹邓泽惠任新堤镇镇长,并协助做策反工作。

刘鲲生系沔阳人,曾就读于武昌中华大学政治经济系,初任国民党军第四十二师上尉政训员,续任湖北保安处上尉、少校、中校科员。后毕业于中央军校。抗战时期任国民党公安县县长,后任荆门县县长,1948年11月由湖北省民政厅监督员调任沔阳县县长。他在新堤到任后,即组织“联防办事处”、“清剿促进会”、“军警监督处”等警特机构,并启用抗战时期伪军师长李太平为沔阳县自卫团团长,配合国民党正规军第五十二师留下的一个工兵营,在新堤镇修筑城防工事,准备固守。平津战役后,刘鲲生见傅作义将军率部起义,北平和平解放,深感国民党反动派独裁统治的末日来临,心有所动,即通过各种渠道试探与解放区接触。刘鲲生首先物色了与我地下党有联系的吴全权,派教育科长傅云鹏到武汉聘请吴全权出任沔阳县立第二中学(现洪湖一中)的校长,并主动约吴全权密谈时局,通过吴全权的关系与共产党联系,表明投诚态度。刘鲲生推心置腹地对吴全权说,“不跑当然应该,但是要同共产党主动联系,表明态度,那才更好,向北平看齐为好。我之所以请你当校长,只想请你为我们接通这个关系。”

1949年3月的一个深夜,刘鲲生在新堤电灯公司楼上亲自主持召开新堤各界代表大会,到会代表30余人,历时5小时,门外安排便衣警察多人。刘鲲生在讲话中一再说,“为了新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只有争取和平解放,才是唯一出路。如不同意,亦可另谋它图,但绝不准泄露机密。如有违者,一经查出,立即枪决。”“李太平虽系自卫团长,自知无力与解放军抗衡,故会上一致同意刘鲲生“和平解放新堤”之举。会议选派吴全权为首席代表,胡彬川,徐植如(电灯公司经理)为代表,持刘鲲生的亲笔信赴彭家场与沔东城工部负责人王树德、汪文翰洽谈,达成了和平起义的三条协议。

1949年5月,刘鲲生怕沔东城工部对此事作不了主,又派吴全权、徐植如,姜涛(县自卫团政训室主任)等带他的亲笔信赴新沟嘴见中共襄南地委书记杨殿奎。杨殿奎对刘鲲生起义表示欢迎,并且下达了三条命令:第一,切实维护好社会秩序,所属军政人员就地待命;第二,所有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如数交与人民解放军清点接收:第三,所有公物、公款、粮食、文卷、档案一律据实交由人民政府接管,其他有关事宜,另行听候处理”,刘鲲生对这一命令表示坚决执行。

1949年5月16日凌晨,襄南军分区独立第四团浩浩荡荡挺进新堤,新堤镇的工人、农民、学生近万人高呼口号,鸣放鞭炮,载歌载舞,夹道欢迎人民解放军。刘鲲生、李太平率自卫团800余人枪接受解放军的改编。国民党反动派长期盘踞的白色据点——新堤镇终于和平解放,回到了人民手中。然而,在此之前的5月初,国民党湖北省政府从密报中得知刘鲲生“通共”,于5月7日即委派彭鹏程为沔阳代理县长,接替刘鲲生,妄图作垂死挣扎。彭鹏程经湖南省临湘县的新港准备渡江至新堤“上任”时,隔江相望,新堤已是红旗招展,彭鹏程只得望江兴叹,随着同民党败军溜走。至此,沔阳全境解放。襄南地委、专署、军分区分别改为沔阳地委、沔阳专署、沔阳军分区并进驻新堤,辖汉川、汉阳、沔阳、嘉鱼、蒲圻、监利、石首7个县及新堤市。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