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编研 > 党史资料库
党史资料库 新四军五师在沔阳地区的抗战斗争策略 
新四军五师在沔阳地区的抗战斗争策略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8-13 17:13:00

仙桃市委党史办公室 戴水生

   纵观新四军五师在沔阳地区的抗战斗争。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自193811月日军侵占沔阳至19432月国民党军第一二八师覆没,沔阳全境沦陷;第二阶段自19433月五师部队挺进襄南,会师洪湖,创建沔阳抗日根据地至19458月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
  
在第一阶段里,新四军五师的斗争策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配合地方党委,重建沔阳党组织,发展壮大沔阳抗日武装。
   1938
年冬,日军先后攻陷沔阳的新堤、仙桃、峰口等地后,国民党军第一二八师王劲哉部和军统游击第二纵队金亦吾部也迅速抢占沔阳。这些顽军既抗日,又反共,企图独占沔阳。而这时沔阳地区我党我军的力量却十分薄弱。沔阳党组织自1932年贺龙红军第四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转移后遭到严重损坏,幸存的党员与组织失去联系,只能潜伏起来,等待时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中共湖北省委曾几次派遣人员赴沔重建党组织,但由于没有武装作后盾,均告失败。在这种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新四军五师审时度势,对沔阳地区采取了“重建党的组织,发展抗日武装,开展敌后游击斗争”的策略。19418月,五师十三旅政治部主任陈一震,向天汉地委证实了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沔阳籍老共产党员葛聘山的党籍,并派遣他回沔重建党组织,发展抗日武装。葛聘山回沔后不负重托,不久便组建沔阳工委和汉沔游击支队,支队下辖3个大队,100余人枪。接着又以五师部队为后盾,先后组建了几支游击队:由傅玉和领导的数十人枪的游击队,在沔东西流河一带游击;由洪范领导的40人枪的游击队,在沔西毛嘴一带活动、由范敏失、彭怀堂领导的600人枪的游击队,在沔东大垸子和西流河一带游击;由刘黑古、刘金山、崔中强领导的游击队,在沔阳全境游击;有20余人枪的排湖游击队,在沔中的张沟、冯桥一带游击;由威境领导的20余人枪的游击队,在沔中的郭河、宋场一带游击;由向培青领导的20余人枪的游击队,在沔阳六合垸一带游击;由张天海领导的川汉沔捉奸队在沔东沙湖一带游击;由汪文翰等领导的数百人枪的川沔游击支队,在川沔境内游击。此外,还不时有一些小股游击武装不断建立与合并。这些地方武装建立后,积极宣传和发动群众,不断袭扰敌人,扫荡土匪,保护人民,征收田赋税收,为五师传递情报,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搅得敌人寝食难安,为后来配合五师主力创建沔阳抗日根据地发挥了重要作用。
   2
.捕捉战机,主动出击,开辟敌后战场,配合正面战场作战。
  
1939年秋到1942年春这段时间里,新四军五师部队积极寻找战机,主动出击,展开了不停顿的敌后斗争。19399月,中共天汉特委乘汉沔地区新组建的伪中国人民自卫军十二师熊光部立足未稳之机,令新四军鄂豫独立游击支队第四团队李人林部经刁汊湖南渡襄河,将熊光部击溃,歼灭伪军百余人。19407月,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李先念率领第二、四、五3个团队两渡襄河,打击盘踞在侏儒山一带的伪和平救国军第八十二师汪步青部,直叩武汉大门,毙伪军营长以下官兵百余人,生俘20余人。是役震动武汉三镇,使盘踞在武汉三镇的日军戒严3天。同年8月,五师部队又争取伪八十二师一五六旅杨经曲、黄人杰部率1500余官兵反正。194110月,新四军五师师长李先念派十五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率部南渡襄河,为开辟川汉沔地区作准备。张执一深入川汉沔敌占区,依靠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对该地区的敌情、社情以及地情进行了周密调查,发现日军在川汉沔地区的兵力薄弱,伪定国军汪步青第一师内部、外部矛盾严重。于是,他决定抓住这一战机消灭这股敌人。1941127日至194224日,发动了侏儒山战役。此役历时两月,进行大小战斗14次,全歼伪一师5000余众,击溃伪二师1000余众,生俘伪军950余人,击溃日军数次增援,毙日军200余人,缴获大批军需物资。是役中,仅发生在沔阳境内的胡家台战斗,就打死、烧死日军近200人。侏儒山战役的胜利,开辟了川汉沔地区,控制了汉阳的侏儒山、桐山头、永安堡、肖泗沟、九沟和沔阳的西流河、周家帮、何家帮以及汉川的南渡河、西江亭等大片土地。随后,五师部队在此基础上创建了以肖泗沟、九沟为中心的汉沔抗日根据地。此根据地处于襄南的东端,其前端距武汉日军中心区钟家村仅40公里。这一根据地构成了五师与鄂豫边区根据地战略包围武汉内层包围圈的两翼部分,由此,五师可以北控汉水,南扼长江,东逼武汉,西迫荆沙,为尔后五师向以洪湖老苏区为中心的襄南发展创造了前进阵地。同时,此役的胜利也减轻了东部日军对国民党军第一二八师的压力,以便一二八师全力抗击沔阳中、南部地区的敌军。对于此役的伟大意义,鄂豫边区《七七报》1942721日的社论指出:“我们这次摧毁汪逆,剪除了日寇的羽翼,铲除了武汉外围之寇的屏障,削去了日寇很大一支力量。另方面,我新四军主力部队自l1月以来,这三四个月期间,纵横驰骋于汉阳近邻、沔阳境内,其对于武汉重镇之威胁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击碎了汪伪部,声响震动了武汉,给予武汉人民极大的兴奋,也给予敌伪极大的恫吓,同时也说明了我新四军力量之壮大,及其声势之显赫……拯救了汉阳、沔阳一带的广大地区成千成万在敌伪铁蹄下蹂躏的广大人民……这一次粉碎汪逆的战斗,更加证明我党对敌伪政策的正确习性。”  
   3
.开展统战工作,争取国民党军第一二八师抗日。 
  
武汉保卫战失败后,国民党军队主力迅速向西退缩,日军铁蹄踏遍江汉平原。由于我党我军在该地区的力量薄弱,不足以造成对该地区的控制,于是新四军五师首长及鄂豫边区党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对驻扎在沔阳地区、有一定抗日主张的国民党军第一二八师开展统战工作。在对该师的统战工作中采取用了“大义感召、军事配合,既团结又斗争,有理、有利、有节”的工作方针,最终争取该部于1938年底从嘉鱼北渡长江,开赴沔阳抗日前线,首战击溃了盘踞在沔阳地区的国民党顽固派金亦吾部,而后又消灭了土匪武装邹兴部,打出了“守土抗战,誓与沔阳人民共存亡”的抗日口号,得到了沔阳民众的拥护和我党的欢迎。不久,中共天()()工委负责人童世光赴沔向王劲哉进一步宣讲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商讨在鄂中地区抗击日伪的有关问题,并将我党掌握的一支有千余人枪的武装力量以受编不受调为条件编入该师建制,还动员沔阳民众踊跃参加该部抗日,使该师得到迅速发展,不到两年,就发展为3万余人,编为10个旅30个团。该师便以沔阳为中心,将势力扩及天门、潜江、监利、汉川等县。王劲哉自以为有了实力,于是拥兵自重,刚愎自用,在蒋介石补发军饷和军需物资的诱惑下,又接受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主张,几次在日军的进攻下不战而退,使沔阳地区人民生命财产遭到了重大损失。此外,还开始与我军闹起磨擦,于1939年底,用“鸿门宴”杀害我天汉游击队队长周干臣,并将其领导的武装吞并;随后又暗派部队袭击我天汉根据地和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第4团队,制造“竹桥事件”,企图将我军挤出天汉地区。五师首长及鄂豫边区党委从抗日大局出发,认真分析了王劲哉态度转变的原因,认为王不是顽固不化的反共分子,于是,仍然主动耐心地做王部的统战工作。时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西路指挥部指挥长的陶铸、政委杨学诚给王劲哉写了一封“希以民族革命事业为重,共策前途”的真诚而热情的信,并请人出面调解竹桥事端。敦促其回到抗日统一战线上来。王在我党我军的大义感召下,达成了联合抗日的协议。新四军五师对王劲哉做统战工作的同时,配合王劲哉部正面作战,终于促使王劲哉率部走上坚决抗日的道路,在沔阳地区与做伪进行了殊死的斗争,坚持抗战5年之久,不仅牵制、消灭了日军大量的兵力,而且粉碎了日军多次妄图西进宜昌、南进长沙的作战计划,为中国军队赢得长沙保卫战的胜利作出了贡献,其功不可抹。
  
在第二阶段里,新四军五师的斗争策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审时度势,运筹帷幄,制定进军襄南战略。
   1943
2月,日军重点“扫荡”襄南地区,襄南的重要抗日力量国民党军一二八师被全歼,沔阳全境乃至整个襄南地区陷于敌手。襄南大地日军据点林立,伪军大增,土匪猖獗,广大人民群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襄南人民盼望我军犹如大旱之盼云霓,襄南地区的抗日重担完全落在我党我军的肩上。日军在襄南得手后,自以为襄南无忧,便欲调集兵力增援湘北、鄂西作战。在这种形势下,新四军五师首长和鄂豫边区党委认真分析了当时敌情和我军的战略任务,认为新四军五师以及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创建的目的,就是要遏制武汉及其附近地域之敌,以武汉为中心向周边地区侵犯,将其包围在武汉地区最后歼灭之。而当前五师和鄂豫边区只有鄂东和鄂中两个基本区,只在东、北方面构成了对武汉之敌的威胁,尚未构成战略包围态势,只有再开辟襄南、鄂南并使其连成一片,才能实现战略包围武汉的目的。五师师长李先念指出:“襄南地处武汉外围,如果我们把它夺到手,那不论在军事上、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是对敌人的一个很大的威胁。”同时指出:“鄂东、鄂中是我们的两个基本区,这很像一个不可战胜的巨人,站在武汉外围的东、北方面,使敌人随时感到胆颤心惊。现在我们这个巨人需要把一只手狠狠打向鄂南,再一只手狠狠打向襄南,这一双手如果在襄南地区包抄过来,我们就实现了战略包围武汉,这是我们反攻敌人极其重要的一着。”为此,五师首长和边区党委决定进军襄南,重返洪湖,创建以洪湖为中心的襄南敌后抗日根据地,以解救襄南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配合正面战场作战。这是五师在武汉以西所作的又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战略部署。
   2
.挺进襄南,会师洪湖,创建沔阳抗日根据地。
   1943
3月,五师首长命令十五旅进军襄南。该旅按照预定的作战部署,从东、西两路强渡襄河,向沔阳、洪湖地区挺进。西路由三军分区参谋长李人林和四十五团政委戈平率一个营为先遣队,首先挺进三湖地区,与江陵地下党汇合后,粉碎了江陵、潜江日军的“扫荡”,很快打开局面,站稳脚跟。随后,四十五团全部挺进襄南,由团参谋长青雄虎率部直插洪湖中心区域,所向披靡。四十四团也进入潜江地区,在熊口击溃企图阻止我东进之敌,拔掉总口伪军据点,控制天潜沔三县交界地区。东路由彭怀堂率领26名人员组成的精干分队作为先遣队插入汉沔地区,向洪湖挺进。经过83天战斗,该部发展为4个连队和一个手枪大队,并帮助沔阳工委创建万家口根据地,建立了中王杜、何家场、尤拔3个乡级政权。7月,东、西两路部队在沔阳南部的洪湖地区胜利会师,接着又以洪湖为中心,向周边扩大战果,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在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使沔阳地区广大农村连成一片,先后创建了以洪湖为中心的监()()根据地;以排湖为依托的天()()()根据地;以五湖、艮莲湖为重点的汉())()根据地和以芦林湖为基地的川(汉川)(汉阳)(沔阳)根据地,沔阳地区大部分国土回到人民手中。19441月,转战豫南的新四军五师十四旅,从古战场赤壁附近的柳头北渡长江,与十五旅在沔阳会师。五师首长随即命令十五旅派遣汉沔支队配合十四旅南渡长江,开辟嘉蒲临(湖南临湘)地区。汉沔支队副队长刘正洪率部配合十四旅在嘉鱼、蒲圻的小白山、车埠等地打垮了国民党顽军大部,使鄂南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壮大。襄南、鄂南两块根据地也就通过沔阳连成一片,构成了在西、南包围武汉的战略态势,完全实现了五师挺进襄南的战略计划。
  
随着抗日战争的形势发展,19446月,在五师部队的帮助下,在沔阳的东部建立了中共汉沔中心县委、汉沔政务委员会、汉沔指挥部,下辖监沔县委、汉沔工委、川沔工委、嘉蒲工委,直辖坝潭、黄蓬、福兴、老沟、张沟5个中心乡和12个分乡,使沔阳地区抗日根据地进一步发展壮大。
  
以沔阳为中心的襄南根据地的建成与发展,迫使日军又调整重兵对我根据地进行“扫荡”。我根据地军民配合五师部队利用河湖港汉展开游击战与敌周旋,使敌人对我根据地“欲灭不能,欲弃不舍”,不得不派重兵把守重要城镇和交通要道。因此,日军在我根据地自顾不暇,无法抽调兵力去增援其它战场,从而有力地支援了国民党第六战区在江南地区的对日作战,还直接钳制了日军向湘北和鄂西进犯,发挥了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重要作用。
   3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建立沔阳财源基地。
  
新四军五师挺进襄南,重返洪湖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为了开辟财源,保障边区政府及五师部队的供给。1943年,抗日战争处于相持阶段。鄂豫边区由于长期孤悬敌后,受到日、伪、顽的三面夹击。敌人在我边区发动大规模军事“扫荡”的同时,还对我边区实行残酷的经济封锁与掠夺。在这期间,国民党政府对我边区军政人员的吃、穿、用、军需、后勤等一文不给,其它根据地也很少能支援。较早开辟的豫南、鄂东根据地在经济上自顾不暇,无力供给边区政府;较后开辟的鄂中、天汉根据地虽有支援,但终因财力有限,也只是杯水车薪不能满足边区的行政、军事开支,边区经济遇到了严重的困难。而襄南地区是江汉平原最富庶的地区,素有“鱼米之乡”之称,特别是沔阳地区,物产丰富,交通便利,经济相对比较发达,是理想的财源基地。沔阳抗日根据地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都把经济工作作为一项主要工作来抓,大力组织群众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减租减息,减轻农民负担,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整顿赋税、培植税源;利用地理优势,广设税卡,增收税收;打击日本洋行,水匪地霸,保护行商。此外,还开办军事、民用工厂,生产大批军需物资保障供给,使沔阳乃至襄南地区的经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给边区政府以大力支援,沔阳抗日根据地为缓解边区的经济困难作出了特殊的贡献。根据史料记载:1944年鄂豫边区关税年收入4亿元(法币和边币),其中23来自襄河地区,而襄南与天汉的收入比例是4l,沔阳根据地每月向边区政府上交银元15万元以上,为襄南其它4县之总和。还承担了新四军五师十五旅部队全部给养的筹措任务。此外,沔阳还为边区政府推销公债500万元,成为鄂豫边区一个重要的财源基地。

沔阳地区对新四军五师发展的历史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沔阳地区地域广,人口多,经济比较发达。沔阳地区党组织积极组织人民群众,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大力发展抗日武装,先后组建了规模不等的游击队13支。这些地方武装利用河湖港汊,坚持敌后抗战,有力地支援和配合了新四军五师部队的对敌作战,并于1943年夏配合新四军五师挺进襄南,创建了天潜沔、监沔、汉沔、川沔等4个抗日根据地,成为鄂豫边区的一个基本区,为支持和配合五师的革命斗争作出了积极贡献。
  
一、积极配合五师部队沉重打击日伪军
  
沔阳地区的党组织积极发动人民群众和地方武装力量,配合五师部队作战,采取各种方式打击日伪军。
  
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瓦解和削弱敌伪力量。1941lO月,五师乘敌人兵力空虚、敌伪矛盾加深之机,决定加紧开辟川汉沔抗日根据地,以摧毁盘踞武汉之敌的西部屏障,自西部造成包围武汉的战略态势。师长李先念首先派十五旅政治部主任张执一带1营兵力深入川汉沔,依靠川汉沔地区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对敌伪情况、地理条件进行周密全面的调查了解,以便正确选择打击对象,制定作战方案。通过调查发现,控制这一地区的是实力较强的伪定国军第一师汪步青部和第二师李太平部,而且他们之间矛盾重重,内部不团结。五师首先决定把该敌作为打击对象。军事行动前,汉沔党组织为配合五师部队作战,派出干部和群众骨干,通过各种渠道向伪军展开政治攻势,以瓦解敌人,削弱其战斗力。汪步青和李太平都是沔阳人,而且他们的亲信也大多数是沔阳人,于是沔东区委一面通过地方绅士带信给汪步青,敦促其举义抗日,一面发动伪军家属和与伪军有关系的群众前往做瓦解工作,还派人把十五旅印发的“反正通行证”分发给伪军,鼓励他们反正。此外,到处散发传单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和我军的抗日战绩,使他们认清谁是真正的抗日队伍。打入汪步青内部的共产党员也积极配合,为歼灭这股敌伪势力作了大量工作。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攻势,唤醒了部分伪军政人员的民族大义感。先后有副官、参谋、连、排长带兵反正,弃暗投明参加新四军,为分化瓦解敌人,削弱敌伪战斗力起了重要作用。有的虽未反正,但对新四军的态度也有很大转变,有的暗中与新四军保持联系,提供情报。
  
及时搜集、传递军事情报,稳准狠地打击日伪军。沔阳地区的党组织和地方武装力量通过安插内线,直接打入敌人内部任职等办法,及时搜集、传递军事情报,使五师准确地掌握了军情,连续打了几个漂亮仗。如19435月,为了配合正面战场,牵制日军兵力,五师令十五旅旅长吴林焕、政委方正平率部挺进襄南,重返洪湖,创建襄南根据地。十五旅四十五团参谋长青雄虎率一部直插沔阳南部洪湖地区。五师部队的战略行动使日伪恐惧不安,发起多次“扫荡”,企图消灭或挤走我五师部队。9月上旬,监沔区乡武装游击队配合四十五团在张家坊与敌人进行了一场大战。战前沔阳地方党组织安排打入伪军内部的峰口自卫团团长、地下党员黄标,向四十五团送出日伪扫荡的军事情报,四十五团则根据情报埋伏在敌人必经要道,伏击敌人。这次战斗毙伤伪军王一鸣部350多人,缴获长短枪200余支,轻机枪10多挺,活捉日军指挥官田中及日军60多人。85日,潜江县城的日伪军100多人到沔阳毛嘴镇建工事,游击大队立即将这一情报报告给五师四十四团团长黄德魁,同时派人化装进入毛嘴镇了解敌人兵力部署。8日,四十四团的1个连在游击队50多人的配合下,激战4小时,消灭了这股日伪军,缴获长短枪62支,子弹2500发,手榴弹104枚,炸毁军车1辆,打死日伪军31人,活捉83人。群众纷纷给新四军送肉、鸡、蛋,慰问指战员。 
  
组织战前战后服务,全力支持五师英勇作战。194111月至19421月,五师部队发动了侏儒山战役,是役,历时2月,进行大小战斗14次,全歼伪一师5000余众,击溃伪二师1000余众,生俘伪军950余人,毙日军近200人,缴获大批军需物资。战役中,汉沔各级党组织积极组织群众为五师部队作战服务。他们把渔船集中起来,随时听从部队调遣;组织担架队、搬运队抬送伤员,运送物资;及时给五师传递情报;组织公路破坏队破坏公路,阻止蔡甸、仙桃日军向侏儒山增援等等。特别是在胡家台战斗中,汉沔游击队起了重要的作用。五师部队将汪步青主力击溃后,乘胜将其残部包围在沔阳晏家台一带。驻仙桃日军200余人前来增援,进占了晏家台附近的胡家台。汉沔游击队迅速向十三旅旅长周志坚报告了这一重要军情,周志坚当即率部将该敌包围,汉沔游击队队长刘正洪则带领队员化装成老百姓混入日军驻地指挥部,里应外合,全歼该敌。1943年秋末,天潜沔独立营副营长郑名发率部配合五师四十五团一部攻打老杨场日伪军据点,打死10多名日军。19449月,汉沔支队在艮莲湖活捉了伪救国军军长汪步青,使该部彻底瓦解,粉碎了敌人对汉沔根据地的“扫荡”,根据地进一步巩固。
  
二、输送大批爱国青年壮大五师队伍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沔阳地区的人民继承和发扬革命老根据地的光荣传统,输送了大批的优秀青年踊跃参加新四军,壮大了五师队伍,增强了部队战斗力。动员热血青年参加五师队伍。1943年,五师开辟了天潜沔、监沔、汉沔、川沔等4块抗日根据地之后,沔阳又以大量的兵源补充了这支英勇的抗日队伍。如新四军襄南挺进队(后称汉沔支队)挺进汉沔地区后,人民群众自愿参军参战,抗击日伪,一次就有80多名基本群众和共产党员自动报名参加挺进队,不久,建立了3个连、1个警卫排和1个手枪队,部队发展到400多人。
  
输送地方武装力量充实五师队伍。从1943年到1944年,仅汉沔支队就向五师部队输送了4个连的兵力。监沔游击大队的队员多数是爱国热情高的青年农民和学生,从100多人发展到400人,经过反“扫荡”的战斗考验,成为坚强的战斗队伍。194310月。这支游击队与五师四十五团二营合编成立新四军五师第三十一团,辖6个连,成为一支抗日的有生力量。
  
策动有爱国之心的敌伪人员投奔五师队伍。194557月,中共汉沔中心县委派出得力人员策动有爱国之心的嘉鱼县县长张国宾率部起义。他带领两个保安中队170人、150余步枪投奔五师所属的汉沔军事指挥部,张国宾被任命为汉沔军事指挥部副指挥长。起义部队与汉沔军事指挥部的警卫连合并,扩编为警卫营。起义的两个中队长分别担任警卫营的正、副营长。这支部队在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中起到了积极作用。抗日战争期间,沔阳人民动员了2000多名子弟参加了新四军五师部队,为五师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其中不少战士将生命献给了抗日战争,甚至连姓名也没有留下。中原突围时,幸存的沔阳籍战士还有600人。全国解放后,全县追认的抗战时期有姓名可考的烈士134人,绝大部分是新四军战士。在五师部队中,不少沔阳籍战士成长为优秀的指挥员,仅1944年以前任团职以上干部的就有20多人,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五师四十五团团长张秀龙(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抗日军政大学十分校副校长兼副政委黄春庭;五师第三军分区独立团政治处主任陈鲁炎;第三军分区汉沔指挥部指挥长张洪卿;豫鄂挺进纵队襄西独立团政委李守宽;延安南下五师司令部干部梁诚;第三军分区汉沔支队队长刘正洪等。
  
三、提供充足的军需物资和丰富的财源
  
新四军五师是一支孤悬敌后的独立作战部队,在日伪军对根据地发动大规模“扫荡”、“清乡”,实行残酷经济封锁的情况下,经济十分困难,因此,在财力物力上必须靠人民的支援,沔阳地区在给予五师部队的支援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截获战利品送给五师部队。19447月,为配合五师开创的汉沔根据地中心区域的反“扫荡”,汉沔工委书记彭怀堂率领汉沔支队在宋家墩伏击日军差船,歼敌10多名,打沉汽艇3艘,截获不少生活用品;在鲫鱼湖伏击战中歼灭日伪军30多人,缴获汽艇4艘及军用物资。刘黑牯游击队伏击日军5辆汽车后换上日军服装,闯进汊河镇的日伪沔南县合作社,打死日军指挥官上谷英三,夺回10余只船的粮食,汉沔工委将缴获的物资都送给了五师部队。此后,监沔地方武装又多次拦截日军差船,将获取的军用物资支援五师部队。19455月,日军在长江线上军运繁忙。监沔县委书记李秉范带领地方武装在长江沿线设伏袭击敌人,多次截获大量的军用物资。有天下午,在界牌和螺山之间的江边上设伏截获了日军押运的4只大木船,缴获了短枪2支、火枪10多支、子弹lO多箱、炮弹2000多箱、军服1000多套、军鞋和军靴500多双,还有大批食盐、食糖、大米、罐头、军用蚊帐等物品,全部运送给五师部队,受到三军分区首长的表扬。
 
增加税收,集聚资金。沔阳位于江汉平原腹地,经济资源比较丰富。日伪军将其视为“以战养战”的重要财源基地。1943年新四军五师挺进襄南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解决五师部队给养问题。根据上级指示汉沔中心县委书记李蔺田,把税收工作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首先建立健全了财政税收机构:一是统制对外贸易和关税收入的税务贸易系统,称税务分局,设有汉沔、洪湖两个分局,分局以下设所,所下设卡;二是建立征收地方税的财政系统,称财政()科,下辖由数十人组成的财政()工作队,并在中心乡设财政股,后来又实行财税合一体制;其次,因地制宜地制定合理的税收政策,千方百计地广辟税源,增加税收。
  
对敌占区的税收采取包干办法。如川沔的系马口,每月营业税为10两金子。对敌占区的田赋,以交纳现金为主,每亩收银元一块。对解放区则采用低税办法即轻税政策,使敌占区的商人愿意在解放区做生意,使税源不断扩大;农业税则既考虑抗战经费需要,又要照顾基本群众的负担能力,有利于发展生产,因而农民群众纳粮十分踊跃。此外,还设立税卡,在湖上、江河上流动收税。同时,组织武装力量到敌占区入虎穴夺税款、利用伪政权收税、惩治日商洋行纳税等,增加税收。在内河交汇处和交通要道设固定卡50多处,设流动卡数10处。对不同地区、不同环境,采用不同的征税办法,使沔阳地区税收收入大增。通常每天可征税二三十万元,旺季可达七八十万元。同时,沔阳地区还积极发行公债,仅天潜沔根据地认购的就有1500万元,汉沔认购的就有1000万元,占襄南认购5000万元的一半。据史料记载:1944年鄂豫边区财源月税收入3000多万元,其中2000多万元来自襄南和天汉地区。边区关税年收入4亿元,其中23来自襄南和天汉地区,襄南与天汉的收入比例是41,而沔阳为襄南大县,经济实力强于其他各县,占襄南的一半。沔阳地区每月向新四军和边区上交银元数15万元,其中“监沔l亿5千万元(边币);汉沔lO万元(银元)”。沔阳地区不仅上交税款额多,而且在田赋公粮收入方面都为襄南其他4县之总和。一度承担了新四军第十五旅的全部给养,成为新四军和边区最大的给养仓库之一。

相关文档: